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隐居西湖 重出江湖,隐居西湖优质

隐居西湖 重出江湖,隐居西湖优质

隐居西湖 重出江湖,隐居西湖隐居西湖(重出江湖,隐居西湖)

编者按:

隐居十年新专栏:隐居–隐居系列旧稿新解。

今日文章《重出江湖隐居西湖》,选自浙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的《隐居在下一个世界》,作者为温瑞安。

21号

◎温瑞安

1954年1月1日出生于马来西亚霹雳州梅罗布的火车头,是一位武侠小说作家。省大学中文系。有100多部小说、诗歌、散文和评论。他于1981年来港,并于1990年移居。笔名有文良玉、舞、王山儿、蒙、、、曹等。他的代表作《惊人一击》、《直面命运》、《四大著名猎人》被多家电视公司改编成剧本。

这几年,报纸杂志的网络记者都来找我采访,或者我的作品被重印或者新版本出版。一般标题总有“重返江湖”的字样。

我们用逻辑延伸和推理来回答问题:为什么叫“再涌现”?只是我远离江湖久了,这次又一次出现在江湖舞台上。

那么,什么是“江湖”?

这是因人而异,观点不一,意见不一,主要是因为“江湖”在不同的人心中有不同的江湖。

有人说,江湖是古代侠客、土匪施展身手的地方。这个说法一直衍生到今天,也是有道理的,因为现在有,也有罪犯,打架斗殴,仇杀,抓捕,攻防都是他们所谓的“江湖”。

Nica Cn

但是,这些人和这些事,是古今社会不可避免的现象,只是他们在古代可能是捕快、流氓,而在今天可能是“公安”、“城管”、“黑社会”、“年轻危险”等名词。这样,“江湖”只是现实社会的代名词。

然而,现在还有谁不是生活在现实社会中呢?现实生活中,一定有残酷的斗争。

有行业江湖,有股市江湖,金融、房地产和科技各有各的激烈竞争江湖,甚至在学校,也有学校的小江湖。当然,也有政治上的“江湖”。江湖秋水多,是非多。无论是体育、文化、还是电影,都有自己独特的“江湖”。

这样,联合国就是江湖帮派的大联盟,深圳生活网和世界其他加起来就是大江大河大湖。

难怪有人说:人在江湖漂泊怎么能不被砍伤?河流和湖泊是危险的。也有人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

然而,只有一个人不能成为江湖?因为哪里有斗争,哪里就有江湖。就连庄子也说:相忘江湖,不如相分享。这个江湖总要有两个以上的人,这样才能互相回应,互相呼唤,最后发展成一个要命的江湖。

古龙直言: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那时候,什么是江湖?答案是:借口。反正人生在世,在哪里?有厨房和大厅的河流和湖泊;庙有庙的江湖,厕所有厕所的江湖。

f深圳生活网兰斯·孔加罗。

当你说“人在江湖”时,无论你接下来做什么,你都有足够的借口。

身在江湖,情不自禁。那相当于按照你的命令行事。你要去吃饭社交,喝酒,夜宵,还有其他后续的动作故事。人在江湖,就喜欢活在浆糊里,做错事不是你的错,是社会的错;不是你一塌糊涂,是境界难得的迷茫。

这时“江湖”成了十八般兵器,是最好用的家伙。既然社会这么乱,江湖这么烦杂,难免会有一些内心想要保持宁静自然的人会有远离江湖,隐居山河的野心。

事实上,河湖人烟稀少,有些则与世隔绝。他们选择多愁善感的山水和竹林奇峰,在这里亲近自然,自得其乐,惬意无比。春桥朝南望水而溶解,而清澈的群山落入蓝色的山峰。村里的树隐隐多雨,远处寺庙的钟声带来夕阳。无论青山绿水,无论风雨夕阳,只要天人合一,物我皆忘,天地万物皆深情。

陶渊明《饮酒》:“盖房子是在人的地盘上,却没有车和马。问何俊能?心离自己很远。在菊花篱笆下,你可以悠闲地看南山。山一天比一天好,鸟也和谐了。这里面有真意,我把话忘了。”总的来说,就是这种淳朴从容的隐士气质。

也许,在穿越风雨人生的漫漫长路上,也有一种“纪小明”,那里有的是奇峰。有一座山峰突然长了,才知道一动不动才是真山”。

但诗在诗之外的地方永远找不到,美不一定要从美中获得,隐居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,比如生活在繁华的都市。

约翰·法格伯格

艺术总监和平面设计师

是的,它隐藏在城市里,现在的时尚是大都市里有一小撮不守规矩或不寻常的人。只要心静自然淡然,心旷神怡,胸襟宽阔,任何一个立志要往高处走的人,哪怕定居在喧闹繁忙的城市,也能做到一样,无忧无虑,游刃有余,胸怀宽广,出入便利,起居饮食交通,更加自由自在。为什么不呢?

另一方面,来访者的文章中使用了“重返江湖”的标题或主要形容词,其实大多是因为我是一个伟大的隐士。

至少在我的行业里,很少有人能长时间不社交、不吃饭、不吃饭,甚至不通讯、不通电、不上网、不QQ、不伊妹儿。

说起来有点丢人,因为读者错爱,荣誉感持久,再加上朋友兄弟的工作人员尽心尽力的维护和帮助,即使在过去的20年里,我也过着近乎绝对的隐居生活,没有抽烟喝酒,没有被邀请参加,也没有主动联系任何相关人士。

而且我现在还过得很好,至少很安心。就这样,我的体力、经验和能力都是20年来最“强”最“隐居”的。在这期间,我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想做就做该做的事。我无拘无束。

早成名是真的,但更重要的是,只要经济轻松愉快,就一定要早。否则,在行动不便、语言不畅、日常生活不舒服的情况下,想要逍遥自在,还在法网的无情中。

Natalya Letunova

我20年的隐居生活,大部分都是真的藏在城市里。以的发展为例,那是省一些不愉快的误会,我不得不流浪到香江,那里的茫茫人海被金钱陶醉。第一个“为正义而战”的人,是我暂时的寄居者,是当时著名的《青秀》杂志主编姜云女士,她让我住在她杂志的客房里。

它位于爪哇路,紧邻国王路。熟悉的人都知道,在八十年代,北角区是最繁华的地方,铜锣湾和湾仔向前发展,筲箕湾和太古城后来居上。

多年后,漂泊到九龙后,第一个住的地方是尖沙咀乐道,也就是现在伊斯夸尔所在的地方。众所周知,东方是繁荣的。

后来我在湾仔买了自己的住所,然后回北角买了“金屋”(当然没有黄金,但是有8000本书),然后去内地发展。无论珠海还是深圳,我都住在最繁华的地方。

即使是近几年的鹏城住宅,对面是王迪大厦,后面是京基100。银行、书店、餐厅、金融证券写字楼等都在附近排起了长队,还恰好与荔枝公园、邓小平画像、市、局相邻,是书写“四大著名猎人”的绝佳之地。

Artrs ipsts

很难有比我更有地方风格和品味的了。

我一直和老百姓生活在一起,和老百姓玩。那是真实的生活,所以我个人从来不同意我已经退出江湖。坦白说,我只能混了,醉了。江湖是什么?

这种隐居似乎并不隐蔽。其实是藏而不藏,藏而当藏,也是可以容忍的。对于深圳生活网来说,真的是一种享受。手里拿着剑,手里拿着刀,书里全是书,心里全是战斗。老马卧于空中,龙啸千里。但是,那时候我没去过西湖,也没见过僻静的西湖会所。

事实上,他每年都在固定的地方生活,在世界各地游荡,最后安居乐业,创造了一个小小的成功,那就是漫游大地,欣赏风景。人去八达岭,我爬司马台。人攀香炉峰,我见鬼。

如今,每个人都在观看史诗电影《萨德克·巴莱》,在乌什、瑞丽和西丽有令人惊叹的山脉、溪流、森林和悬崖。我在20岁左右爬过、呆过、挖掘过所有的山和岩石。

但是,我要么是进门没进,要么是在另一边:一直去杭州,要么是没游过西湖。

2012年6月,在网易原创文学频道的邀请下,我终于到了杭州,然后去西湖游玩。才知道西湖如何炫耀江南岸,新柳如烟锁定兰江,春风摇蓝柳,断桥扫云回城峰,雷峰暮照平湖月,南平定鹤幽,满山是鱼,满山是花!原来,江南可以采莲,这是在西湖。也是在西湖而不忆江南。

在这条线上,我和我的家人和朋友在工作室旅行。虽然时间不长,但我很轻松愉快。分手后我还在这里学习。我只觉得我预约太多,出差频繁,保留时间短。

的确,就像传闻中说的,如果要选择隐居西湖,这里日月闲,柳暗花明。似乎连阳光都更柔和了,月光也更甜美了!

然而,人生还有很多路要走。未来杭州还是会回来的。西湖,还是要留下来。如果我们隐居在这里,西湖会有一张好脸,钱塘会有一张抢眼的脸,岂不是正好对应了隐居在山水多愁善感的江湖中的用意?

安妮·斯普拉特

另一方面,报纸杂志也多次流传我的“重新崛起”。其实,如果世界是一个江湖,社会是一个人与人交往、奋斗的江湖,我为什么曾经离开过江湖?

“崇碧江湖”可能只意味着我已经很久没有参加文艺、文化、武术、的活动了,但现在却出现在人们和读者面前,大家用一句好话戏弄或愚弄我。

“重返江湖”也可以说是重返人间的挑战;“隐居西湖”其实是我们首都到处都是好管闲事的人之后的诗意休憩之地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119经验生活 » 隐居西湖 重出江湖,隐居西湖优质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