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《心迷宫》这部电影描述的殡葬让人惊悚吗?

《心迷宫》这部电影描述的殡葬让人惊悚吗?

    由于政策性原因,中国电影的名字中不能出现殡或者棺之类的字,但荒诞的是,某种程度上说,这种修改片名的指令反而部分拯救了这部电影的亲和度。从《殡棺》改名为《心迷宫》之后,这部小成本电影对于观众的拒斥感减弱了很多,反而增强了悬疑类型片的感觉。虽然即便如此它也不可能获得大规模的票房肯定,但是毕竟让这部导演的处女作显得不那么刻意“地下”。

    总有一些电影看完之后让你有无尽的言语想去表达,但却发现始终找不到说出口的线头。某种意义上讲,这类电影就是佳作。它呈现出了生活与人心、人性中细密的复杂况味,以至于只能用故事去慢慢晕染,而无法用概括性的语言去分析。《心迷宫》就属于这一类。

    从类型上去框定,它的骨血部分继承自悬疑片,但却没有让它停留在商业电影消费案件的浅表层面;从外部形态去看,它下定决心玩弄结构,却没有彻底与观众决裂,反而为观众营造出一种半是引导半是放逐的参与感;从内部精神去看,它探测到了中国人心理的暗礁。那些不可言说的灰色地带,人们心底引而不发的潮湿火药,悬而未决的精神血栓都在这部电影中被呈现出来。它们凝滞、冰冷却也散发着本能的生机勃勃,那是艳丽的大国崛起大幕后细微的灰白底色。    北上广是中国的幻象,小县城才是中国的真相。

    所以,像大多数对于“中国”的气质和精神内里有表达欲望的导演一样,这部电影选择了对准乡村和县城。小城的转型期几乎就是中国整体意义上转型期最好的缩影。像画面中山路两侧裸露的岩石一样,这里没有楼宇亭台的遮蔽,发生的一切都更直白,去修饰化,更残忍,更荒诞,更贴近动物性,或者说,更中国。

    丑陋,是这部电影人物出场时已经定下的基调。无论男女。但这种丑陋是一种中国式日常化的丑陋。是那种处于大都市中的我们拼命想别过头不去看、也不想承认的丑陋。大多数时候,出现在我们的大银幕上的人都是被妆点过的,成为了一种高于现实几厘米的美好假象。但《心迷宫》却狠毒地把我们扔回了拼命想逃离的县城现场,以至于有时,它像一部冷硬、粗粝的纪录片。这些男女演员都是从当地的地方戏演员、地方剧团中找来的职业演员,塌鼻梁,宽脸,斑斑点点,鸡心领毛衣套着秋衣,外面穿件夹克,骑着电动车或者开一辆小面包,奔驰在尘土飞扬的路上。这电影中的几天,几乎就是中国城镇化的横断面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119经验生活 » 《心迷宫》这部电影描述的殡葬让人惊悚吗?

评论 抢沙发

登录

找回密码

注册